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iddle | 2007-01-16 | 情非得意, 隨說隨想 | (1365 Reads)

 

「喂,你有沒有寫Blog ?」
 
眼前的女孩這樣問,他一愕,腦裡忙組織Blog 這個詞是如何拼法;女孩側頭笑了笑,然後就從他的眼裡消失。
 
 
 
晚上,他在家裡看著電腦螢光幕,看著女孩的icq info 出神——這已是他的習慣,因為女孩有時會更新info,如一點心情,如一點近況,他可以在這裡了解多一點她這個人;這晚他忽然留意到,info 當中的網址欄裡多了一條連結,點擊之後更彈出了一個頁面,他看到了一個叫「雪公主的私密日誌」的Blog....... 這就是他所看到的第一個Blog。
 
他看著看著,只感到新鮮及有趣。固然,女孩在那個Blog 裡記下的事情比icq info 多出無數倍、令他著實驚喜;但女孩從不熟悉軟件應用,竟也可以製作出一個簡潔完善的發佈平台,這點實在教他感到意外。他從不知道,現在互聯網上原來有這麼有趣的平台,讓人可以發表自己想發表的事情。他看著女孩每天記下的一點一滴,再看著其他人給女孩的留言、女孩之後再回應別人的文字,他有種衝動,好想也開一個Blog 記下自己的事情,使女孩能夠知道明白。於是,他也在女孩所架設Blog 的平台開了一個戶口,他發佈了自己的第一個Blog ——「樹洞下的人」。
 
起初,他通常會在裡面打下自己當天的心情——在公司的不快事、朋友之間的趣事、這天的飯菜、那天的節目、又甚至是昨天與女孩碰面等等等等,都是很個人的,都是他最想讓女孩知道的事情。只是看著Blog 內的站內統計,見到每篇文章的閱讀數總是未過雙位數、見到每天的瀏覽人次只有他自己一個,他開始懷疑那放在自己icq info 的Blog 連結,女孩究竟有沒有點閱過。他有想過到女孩的Blog 留言、好讓她知道自己也有一個Blog 了,但想起自己平時跟她本不太熟稔,這樣唐突的跟他說自己也跟她一樣開了Blog,會不會嚇著她呢?...... 可是她始終沒來留言,更不知她到底有沒有來看過,他只覺得越來越心灰......
 
 
 
卻意想不到,他的文章吸引了一個不認識的人來留言:
 
「你的文章很有趣!我也覺得老闆都是笨的,只會在房裡喊著大話...... 」
 
他覺得有點奇怪,自己似乎不認識這個人,他卻會來看自己的文章、甚至留下感想來,對方是想認識自己嗎?他不知道,手中滑鼠卻緊張的點向留言者的名字、回訪那個陌生人的Blog。他看到那人記下的每天心情,他看到那人家裡所養的小貓,他看到那人跟他一樣看過同一齣電影...... 他忽然感到自己似是剛認識了一個新朋友一樣。他忍不住也在人家的電影感想處留言、記下自己的感想,心裡同時更聽到了一把聲音:「原來在這個世界上,還會有其他人會看自己的東西的。」
 
 
 
在那天以後,他就更加用心的去寫自己的網誌,也會花更多時間看其他陌生人的網誌、在人家的文章裡留言。Sidebar 處的交換連結欄越來越長了,或許他是為著想了解多點不同的人的心情,因為有些事情自己真是未遇到過未曾細想過的;但或許他亦希望在別人處留下了自己的足印時,也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網誌、會有更加多人看自己想說的東西。而為著令自己的Blog 更加吸引別人來看,他開始將自己的Blog 來個「大裝修」——在sidebar 加上留言版、安裝一些小玩意如Blog pet 或mini game、修改css code 讓Blog 更有個人風格、加上自己喜歡的歌曲作為背景音樂、甚至是在聖誕節時加上雪花效果令到更加有節日氣氛。在一番辛勤之後,他看著那原本單調的Blog 變得繽紛悅目,再看到其他網友在給他的讚美留言,一股滿足的感覺頓時充滿在心頭。
 
過去,他不曾花過這麼多時間在網絡上——他不玩online game、也不愛看新聞區或留言版;但如今他會為Blog 去研究自己未接過過的網頁語法、又會為一個頁面而去認識自己從不認識的人及事,他自己也感到意外。在每天回家、吃過飯洗過澡後,他就會把整副心神放在Blog 上,經常更新自己的頁面及自己留過言的頁面。他問自己:是太著迷了嗎?可他心裡卻又為這種著迷而高興;而當他一連接下幾個別人傳來的Blog Tag、而當他知道原來在外國的網友也會看自己的網誌時,那種「地球村」的感覺更令他不再顧慮那麼多。大概如其他blogger 說的,自己已陷入與Blog 的熱戀期了。
 
 
 
但這段熱戀也如世間一般戀愛的熱戀期一樣,並不長久。
 
有天他忽然發現,近來文章的閱讀數少了;再看真一點,連留言的數目也彷彿減少。他不明白當中轉變的原因,只知道自己每篇文章也是用心寫的、說的仍是想對大家說的事情;可是連續幾篇文章都是如此「低收視」,他不禁想是否自己所寫的題材越來越沉悶、自己是否要一改風格寫一些其他的事情。但當想到要改文章的題材,他又感到困惑——隨了自己周邊所遇到的生活外,還有甚麼題材是他所通曉而又未曾寫到過的?當自己為改變題材去寫時,又真會寫得好嗎?
 
而每天在螢光幕前不停「更新」的生活,也開始讓他感到一點窒息。他開始察覺到,自己每天都會掛心自己的網誌——時常想著會不會有人看了新文章、擔心會不會遲覆留言待慢了留言的朋友、憂慮明天該發表甚麼文章而失眠、甚至是公眾假期時自己出國旅行沒有人管理網誌會怎麼辦。他忽然感到自己被一個網頁纏上了,似乎已不是自己在寫網誌,而是網誌要自己寫....... 再回想起當初開網誌是為著甚麼、再回想起當初寫網誌的心情,他迷失了。這個網誌彷彿不再為自己而存在,他也彷彿不再為自己而活......
 
最後他決定,不再寫自己的網誌。
 
 
 
不過,雖然不寫,他還是有看。
 
他仍是會看別人的網誌,只是沒有留言;當然也有看自己的,見到其他網友給自己的留言,問到最近為何不見人了、問到近來是否發生了甚麼事情。看著別人的關心與問候,自己雖然沒有發表文章、其他人依然會來探訪自己,他心裡有一點點感動。他忽然明白到,其實有些情誼,不為自己這天有沒有發佈過怎樣有趣的事情、不為自己曾經是否說了怎樣有用的道理,還是會一樣發展下去的。也許,自己實在太在意別人怎樣看自己了...... 或者,別的blogger 從沒有認真的希冀自己要是如何如何,大家只是希望對方可以高興地繼續寫下去而已。
 
另一方面,當他再看著其他Blogger 每天仍是隨心地記下自己想說的事情,開心的不快的痛苦的驚喜的...... 他像是受到了感應般,也想起自己這些日子來所有過的心情、也想起這些心情其實也可以跟別人分享...... 剎時間他感到身體傳出了一種餓意。可能,分享已變成為他生活中的一部份;如果不去分享而將心情一直藏在心底的話,也許有一天,自己會因而這樣餓死也說不定?
 
想到這裡,他忍不住搖頭笑了。結果,他再次開始寫自己的Blog,只是已不是再為閱讀數而寫、亦已不是再為網誌而寫;在這樹洞下,他決定為自己想說的事情而繼續下去。
 
後來,他出席了幾次由Blogger 所發起的聯誼會,真正認識到那些從未見過面的朋友、有些甚至成為了真正的朋友;後來,忽然有他常看的報紙的編輯,電郵他說希望在報紙上登上他網誌裡的文章;後來,更有雜誌想約他出來做訪問,談談他起初寫Blog 的動機與趣事,以及將來對網誌發展的看法。這些事情在他過去的生命裡,都是未曾預想及遇到過的,最初也教他感到意外及驚喜;不過他偶爾還是會提醒自己:「你只是想別人知道自己所想的事情,你只是想分享而不是想影響,你只是一個Blogger,你只是一個人....... 」
 
Blog ,是自己生活裡的一個部份,就是如此而已。
 
 
 
 
 
這天,他再碰上那個女孩。女孩忽然問他:「你有沒有寫Blog ?」
 
他想起早前自己的「肉照」被登在報紙的副刊上,大概她是沒有看過報導吧。他反問:「你呢,你有沒有寫?」
 
但女孩竟如此回答:「我?我沒有寫呀。」
 
「沒有?我在你的icq info 裡,時常看到那個網誌地址....... 」他一時情急,卻沒有留意有些話已經說溜了嘴。
 
女孩微微笑著,答:「那個...... 只是我喜歡看的一個Blog 而已呀。」
 
他呆住了,想不到她會在自己的info 欄處放上別人的連結,自己卻因為這個連結而做過了這麼多的事情。女孩卻繼續問下去:「是呢,為甚麼你會留意我的icq info?」
 
看著眼前的女孩,看著這個自己喜歡的人,他感到了一點啼笑皆非,卻也終於感覺到,Blog 真的令他與她走前一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