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iddle | 2007-07-15 | 自言 | (946 Reads)

 

<若突然亂入來到這裡的,請先看接龍故事「夜之第六章」,謝謝。>

 

「究竟,貴族是甚麼? 」
 
 
 
凌晨五時四十三分二十一秒,血仍未冷。老大開始喘氣反白眼,基爾夫瞬間轉移去廚房時剛巧讓廚師揮刀劈中,洛克警官正接受女屍「開導」,無無無無無無無,阿道夫因說了一句粗話而被目標反跟蹤。而李強,則正在宿舍的廁格裡,與眼前的不知名男子,無言地互睥著。
 
互睥了多久,李強已經不記得了;或者正確點說,是他忘記去數算時間。只因為自他睜開眼之後,他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——本來這個時候李強是在練功的,他有一種威力絕大的特別能力,一經運功下就算是老大也會忌之三分,可是平時卻要在晚間於廁所裡盤膝而坐,功力才可以有所提昇;難得這晚終於輪休了,他可以專心地在黑夜中練功兼順便養神,卻又無端的被人打擾。但現在回想,被打擾其實也不是那麼緊要,李強寧願希望,睜開眼簾後所看到的第一個景象,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尷尬——
 
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,忽然蹲了在自己的面前,默默的看著自己。
 
本來若是普通人的話,見到這種情況理應會立即嚇得大叫了;但李強可是專業的獵人,又或者是羞恥的感覺更加強烈吧,他很快就沉住了氣,將一腔原本想叫的心情,轉而為憤怒的破口大罵:「混小子,你在這裡幹甚麼? 」
 
青年人笑了笑,一臉誠摰,反問:「那你又在這裡做甚麼? 」
 
李強棕黑的臉上紅了一下,視覺上卻變成在「黑面」;他大聲囁喘:「我在這裡幹甚麼,又關你甚麼事? 」
 
「那麼我的情況,也應該是跟你一樣吧。」說完,青年人又笑了,彷彿沒有一絲害怕。
 
「怎會一樣!」李強發覺眼前的混小子似乎不含敵意,卻更像是來跟自己搗蛋;可現在不是適合搗蛋的時候,於是他心裡暗下決定,要用十成功力將小子迫出馬桶之外——雖然此刻的情況不太適宜運功,但也管不了那麼多,因為練功實在太過逼切重要了。李強暗暗運起內息,臉上仍裝作憤怒的嚷:「你快些說,你來這裡幹甚麼!」
 
「我原本是想找基爾夫的。」青年人笑笑,忽然用左手掩了掩鼻。「可惜他不在呢...... 」
 
李強的臉又再暗紅,心想混小子可能會留意到自己就快會發功,還是得再快馬加鞭;同時間心裡又有點怨恨基爾夫那賤人,竟惹來這個莫名其妙的小子。李強大哮:「基爾夫有任務出外了!你要找他就到外面去找、別在這裡煩著我!」
 
「是嗎? 」青年人繼續掩鼻,像是在沉思甚麼;李強趁著這個機會加催潛運功力,氣氛也變得越來越熾熱。忽然青年人說:「那麼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 」
 
李強心裡忍不住苦笑,果然是一個瘋小子,完全不懂顧念別人的情況,老子也無需再給你機會了......
 
「不可以!」
 
李強疾聲狂吼,只因為......
 
運.功.終.於.完.成!
 
一道洶湧的力量,從大海之中轟然而起,無數股浪勁暴發至大河,再以雷霆之勢迅淹小川水道,誓要從堤壩的缺口中激射而出,於這萬千的世界裡展現其絕對無敵之姿!只是......
 
李強忽然發現,堤壩不知為何......
 
缺口,沒了。
 
為甚麼會沒有了? 活了這三十多年,李強從未試過沒有過,但現在竟然沒有了...... ;忽然李強見到那青年人一臉古怪的望著自己,他立即明白過來,隨即大叫:「喂!是你吧!是你吧!」
 
「是我? 是我甚麼呀? 」青年人不明所以。
 
「是你把我...... 」李強氣得七孔冒煙,可是話又說不下去,心裡更逐漸生出一種莫名的悲慘感覺。有生的三十多年來,他從未試過有這種感覺,即使是在向卓莉亞求愛失敗、被她摑了一巴並踩了兩腳的那個晚上,他仍是能處之泰然;可是此刻那股惶急著緊扭曲奔騰閉塞疼痛的複雜奧妙體驗,竟讓李強頓悟了何謂男人之苦,他的聲音更已變得有點嗚咽:「是你把我的穴...... 全身穴道封了嗎? 」
 
青年人作一個恍然大悟狀,然後又一臉抱歉:「對不起,因為我覺得...... 有點臭。」
 
「臭...... 還臭,」李強左邊臉流下了一行淚,「但...... 可以不封我的穴...... 穴道嗎? 」
 
青年笑笑,說:「那你可以先答我一條問題嗎? 答中了,我就會替你解穴。」
 
「是...... 甚麼問題? 快問!」李強勉力大喊,精神已開始有點承受不住。
 
「嗯...... 」青年卻好整以暇,撥了撥手想讓空氣流通一點,才接著說:「究竟,貴族是甚麼? 」
 
李強聞言,心裡立即狂呼——這是甚麼鬼問題!
 
青年也留意到李強的表情變化,於是補充:「放心,這條是選擇題來的,你可以聽完選擇後才回答。」
 
李強連忙點頭,此刻他已沒有餘力再去吐多一口氣了。於是青年說下去:
 
「答案A ,有錢的、穿貴價服的白痴上班族。」
 
甚麼? 李強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 
「答案B ,中國貴州省少數努爾吉蒂偏遠民族。」
 
接著,他的右眼忍不住滲出淚來。
 
「答案C ,歐洲中世紀時期擁有特權的貴顯世族。」
 
幸好還有這個正常點的答案;李強立即開口,艱辛的回答:「C ...... C for Cat。」
 
可是青年卻搖搖頭,嘆氣:「對不起,你只有一次機會...... 」
 
李強心裡一驚,甚麼? 竟然不是C ? 還要只有一次機會? 他連忙用盡所有餘力,打斷青年的說話再次回答:「不不...... 我想答...... A!A for Apple...... 」
 
但青年的頭仍是在搖。
 
「沒理...... 由的!」李強不敢相信,聲音顫抖:「莫非...... 是...... 那個...... 中國...... 甚麼貴...... 少數? 」
 
「你想說、中國貴州省少數努爾吉蒂偏遠民族? 」青年笑著問。
 
李強痛苦的點點頭,怎麼想都沒想過答案會是這一個;那班混蛋「貴族」,原來竟然跟中國的少數民族有關!他不由得自怨,早知一開始就先選擇B ,自己就不用受這些無謂苦楚折磨了。
 
可是李強發現,青年竟又搖了搖頭.....
 
「答案也不是A ...... 」
 
同時間他又感到那種奧妙體驗,快到達臨界點;而青年的雙眼,更帶著一絲憐惜......
 
「其實這些全都不是,正確的答案喇。」
 
然後,鼓舞飛揚,廁格傳出了一道慘烈的悲嗚......
 
 
 
 
 
清晨六時十二分十八秒,廁仍未爆。老大剛讓白車送走,基爾夫被變態廚師用其鮮血做血鴨,洛克警官正對警車「示愛」,無舞毛務巫慕武,阿道夫已給目標追了九條街了。而青年,則打開了廁格的大門,獨個向著臭味的反方向走去;口中依然在問,那一條沒有人懂得回答的選擇題:
 
 
 
「究竟,中國貴州省少數努爾吉蒂偏遠民族是甚麼? 」

 

 

 
To be Never continue. :p

 

< 若有意見或感想煩請到「夜之第六章」,謝謝。 >